新闻

微纪录片|山就是海

“小时候经常趴在窗户上想——山上有什么?……\”

马良情绪激动地读着《在山的那里》,面前是白雪和群山.

马良在雪山中朗诵

山里有什么?这是所有山里少年的问题。

马良,一个来自甘肃东乡的少年。

东乡少年马良

东乡,土地贫瘠,干旱少雨,山峦沟壑。1750两毛,3083冲沟,供养全县近30万人。

这个极度贫困的县,隐藏在干旱的黄土高原的褶皱深处,被称为群山交汇的地方。

黄土高原贫困县

马良村是东乡最偏远、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当地人形容这里的深沟陡坡是“杀麻雀滚蛇”。

一代又一代,一家人养活一家人吃饭,有琐碎的农田,光秃秃的山坡,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十几只羊。这是马良家族的全部财产。

马良的家乡是光秃秃的山坡和破旧的土坯房

2

山顶孕育着希望之花

清晨,雾。

地球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山顶上的黄色建筑出来了,悬挂在雾中。

雪山上的龙泉学校

郎朗的书房挤出雾气,阳光出来,温暖地抚摸着山上的雪,也抚摸着龙泉学校跳绳的少年。

马良上课认真听讲

马良是通过教育减轻贫困的受益者。他的笑容让人感觉整个冬天都很温暖。

“我们学校漂亮吗?”马良满面笑容。

原来的龙泉学校,所有的学生都在临时板房上课,30多个年轻同伴住在一个宿舍里。

马良和他的同学在学校的电脑室上课

校长王胜树告诉记者:“2018年,广东企业正式入驻东乡帮扶,并资助龙泉学校。未来学校将有舞蹈室、电脑室、实验室、美术室等科目所需的功能班,解决300多名孩子的住宿问题。山区的孩子们已经实现了从‘学习’到‘努力学习’的转变。”

马良的表妹马冬梅和她的同学在学校的舞厅跳舞

马良和他的同学在一间漂亮的教室里

山里的生日聚会

山长,阳光微弱,山上空气中全是雪。

在茫茫白雪中,没有颜色可以和雪竞争冬天。

周末,马良和她的表妹冬梅回家参加了一个悲伤的生日聚会,这是一个由“儿童心港”慈善项目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生日蛋糕。

马良和董梅周末回家参加生日聚会

雪很滑,所以我们不能开车进山,所以我们徒步旅行。

马良说,原来他们每天爬山去上学,走路要花几个小时。现在他们很好,住在漂亮的学校宿舍里。

马良回家的路

雪花漫天,雪继续飘。

五颜六色的气球落在白雪覆盖的山上,非常醒目。笑声冲破了浓雾的帷幕,传得很远很远。

点蜡烛,切蛋糕,许愿……小伙伴们互相拥抱,唱着各自的民谣。

mg.com/newsapp_bt/0/12948809106/1000\”>

高原雪地里的生日派对

4

山里的脱贫路

山里的孩子除了上学,平常在家都市干点农活。马良也不破例。

给每只羊“晨检”、锄草、配羊饲料、清扫羊圈……每到周末回家,马良就跟爷爷、爸爸一起,在自家羊圈旁忙碌起来。养羊是东乡人的主要收入泉源之一。

马良爷爷是一名隧道的“羊倌”

马良的爷爷是一名隧道的“羊倌”,最近还成了东乡羊的代言人,经常为羊出镜,不久前刚到广州宣传东乡羊。

“支付总是有收获的,我对它们好些,它们就长得快,现在碧桂园专程上门收羊,羊有了销路,基础不愁卖。”马良家现在养了100多只羊,爷爷说,往后要扩大到500只。

看着康健茁壮的羊,马良的爷爷满是喜悦。

马良爷爷最近成了东乡羊的代言人

“政府帮一把,关键还得自己干。政府兜了底,致富靠自己。”带着这个朴素的想法,马良父亲马努比不等不靠,曾外出打工,如今怙恃亲年龄大了,他选择返乡和家人一起养羊。

马良家现在养了100多只羊

5

山那里是海

“马良,山那里是海!海那里是希望,是我们山里人要努力的偏向。”爷爷笑着说。

如今,马良家在县城分到了一套四室两厅140多平方米的异地搬迁房。

政府在县城给马良家分了异地搬迁房

马良家一旁的山洞里有两只兔子,夜里,挡风的花布在风中摇曳,很醒目。或许,它们很快就可以随着马良一家搬到新屋子了。

两只小兔也要搬新家了

近年来,政府的扶贫政策鼓舞了东乡人民战胜贫困的士气,社会各界气力到场脱贫攻坚形成协力,打造了东乡县振兴的新引擎。

其中,碧桂园团体、国强公益基金会重点帮扶东乡县推进三大工业项目落地,藏在大山深处的东乡羊、东乡马铃薯、东乡刺绣等风情物产,走出高原,销往千家万户。

东乡人民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庞大的变化。

马良爸爸到新家旁的市场买菜招待客人

现在的东乡,从曾经的“靠天用饭”到“工业兴旺”,从昔日的“贫穷落伍”到“安身立命”,千百年来困扰东乡民族的吃水、住房、上学、看病等历史难题获得基础性解决,民众日子越过越红火。

马良家在搬迁房里聚会

夕阳西下,爷爷望着群山,或许在想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爷爷与东乡许多老爷爷一样有胡子,孙女最爱就是扯他的胡子。

孙女爱揪爷爷胡子

上个月,这里已下了一场很厚的大雪。

吃中饭时,天还好好的,但感受得出天空在云端酝酿着什么大事一样,果真,雪就来了……

它一直下到晩上都不停,雪花也密……大地的积雪已很厚,有十来厘米高。

远处白了,近处也白了,纯洁而洁净,人融进了国画中。

大雪笼罩下的东乡

马良的侄子比他小三岁,他俩很要好。侄子发烧伤风,马良在陪他,让他感应温暖,让他以为自己虽然生病了,但并不孤苦。

三岁小女人阿兰是马良妹妹,她总是“不小心”入镜,虽然鼻涕流得长长的,但她可爱,给故事增添了真实和快乐。

她面临镜头的眼神,纯洁。

马良妹妹冬兰在新房沙发上乐翻天

他们有梦想。

发展原来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是大山里的他们。“谢谢国家,让我们山里人有了梦想成真的时机。”马良说。

泉源|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吴瑕

审签|谢哲

实习生|李紫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