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先父何晉元的抗戰事跡
作者:何星亮 日期:2021-11-04

我們家族中有十多位先輩參加了抗日戰爭,我自年少時就常聽族中老人說起這些先輩參加抗日戰役、浴血奮戰的事跡。

我們何氏家族世代居住在廣東梅州興寧石馬鎮新群村,祖父輩有清末赴日本留學參加同盟會的辛亥革命元老、同盟會會計、孫中山秘書、總統府顧問何天炯(1877年-1925年)和同盟會司法部判事、首任廣東支部長何天瀚(1874-1911年)等。在他們的感召和影響下,族中子弟紛紛投身軍界,父輩中就有10多位黃埔軍校、陸軍大學畢業生,民國時期有5位將軍和校官10多人,他們大多都曾參加過抗日戰爭,為保家衛國作出了貢獻。

先父何晉元,原名何梅生,生于1911年。1934年畢業于黃埔軍校第十一期工兵科,后入陸軍大學第十九期參謀班學習。自黃埔軍校畢業后一直在軍隊服役。據父親1950年填寫的檔案簡歷,以及堂叔父何寶松(國軍少將,新中國成立后任廣東省政協副主席)、何孟淳(國軍少將,新中國成立后任廣東省政府參事)和舅父陳忠(中共地下黨員、廣東東江縱隊支隊指導員,新中國成立后任廣東省人民銀行負責人)等人在上世紀80年代寫的回憶材料及講述,抗日戰爭期間,父親何晉元先后在廣東防空委員會、第十二集團軍、第四戰區(后改為第二方面軍)張發奎司令部及部隊等處任職,先后參加過四次規模較大的抗日戰役。

廣州戰役預警敵機

何晉元于1934年從黃埔軍校畢業后,任廣東防空委員會防空處防空監視哨中隊長等職,駐守惠州,負責監視和報告日機空襲等情況。日軍為了侵占廣東,從1937年8月31日首次空襲廣州起至1938年10月21日廣州淪陷,對廣州進行了長達14個月的狂轟濫炸。至1938年6月初,日機空襲廣東達2千架次以上,空襲廣州超過800次,死傷民眾5千多人?;洕h鐵路干線共有135座大橋,先后被炸壞98座;小橋被炸壞171座。廣東空軍在歷次空戰中,英勇、機智地打擊敵人,使日空軍“木更津”聯隊嚴重受挫。何晉元負責的廣東防空委員會防空監視哨在監視和預警日機空襲方面發揮了一定作用,減少了損失。

1938年10月,日軍為封鎖中國的海上交通線,配合武漢戰役,發動侵占廣州之戰。由于當時蔣介石認為美、英、法等國在華南利益較多,日寇不敢輕易侵犯廣東而引起國際爭端,故廣東部隊對日備戰工作松弛。蔣介石在戰前抽調廣東第64軍和66軍參加武漢保衛戰,嚴重削弱了廣東的防務力量。守衛廣東的軍隊部署在惠州大亞灣至廣州、珠江東岸一線,兵力分散,戒備松弛。10月12日,日軍在海軍艦隊配合下,由大亞灣登陸。各地守軍毫無準備,倉促應戰,傷亡慘重。15日,惠州失陷。21日廣州失守。廣州的失陷,使中國失去了重要的國際物資補給線,影響了全國戰局。

何晉元所屬部隊當時駐守惠州。據母親生前講述,日軍突然從大亞灣登陸后,父親知道大戰不可避免,即安排她獨自一人從惠州乘船沿東江回興寧老家。途中遇到日軍飛機轟炸,炸翻了母親乘坐的船,全船乘客落水,幸好她抓住一塊木板,游到江邊,被江邊村民救起,歷盡艱險才回到家。

何晉元自惠州、廣州失守后,離開防空部隊,到余漢謀的第十二集團軍任軍官教訓團上尉助教,并參與余漢謀指揮的反攻廣州的戰役。1938年12月初,十二集團軍克復從化、惠陽、博羅、寶安等地,逼日軍放棄大亞灣方面的聯絡線,改用珠江水路向廣州補給。1939年2月,又在廣州附近進行了一系列作戰,余漢謀親赴前線視察防務。隨后,日軍對珠江三角洲進行“掃蕩”。4月,敵我血戰于東江增城、惠陽及石龍等地。六七月間,西江睦州、中山、江會一帶戰事激烈,廣州上空亦發生空戰。

據家人回憶,日軍入侵廣東后,父親一年多音訊全無,家人都以為他已戰死沙場。

桂南會戰奮勇作戰

1939年冬至1942年,何晉元任第四戰區張發奎參謀處少校參謀、干訓團教官和營長等職。據母親和當時與父親一起參加抗戰的親屬生前講述,在此期間父親曾參加多次對日戰役。堂叔父何孟淳當時任第四戰區政治部少將處長,他后來在1987年寫的材料中說:何晉元“在抗日時期,在柳州第四戰區任參謀、營長等職,在昆侖關戰役奮勇作戰有功?!?/p>

桂南會戰始于1939年11月15日,日軍集結陸??哲?萬余人,在廣西欽州灣強行登陸,24日攻陷南寧,中國軍隊15萬人在桂林行營主任白崇禧指揮下,與日軍進行桂南會戰,于12月18日對敵軍發起反攻,31日攻克昆侖關,取得昆侖關大捷。1940年1月7日,蔣介石令張發奎接替白崇禧指揮桂南會戰。1940年1月28日,日軍發動新的攻勢,于2月2日攻陷南寧北部重鎮賓陽,3日再度攻陷昆侖關,中國軍隊損失慘重。1940年9月,日軍第21集團軍主力陸續進入越南,日軍開始從桂南撤退。我軍第四戰區第16、第35集團軍乘勢追擊,先后收復龍州、南寧、欽縣。收復鎮南關(今友誼關),將日軍全部逐出廣西,桂南會戰結束。

參與桂柳會戰

何晉元簡歷記述,1943—1945年在柳州第四戰區司令部任軍務處中校參謀、第四戰區獨立營第二營營長。據同家族何孟淳、何兆康、何耀新等黃埔軍校畢業生生前講述,何晉元部隊當時在柳州,參加了桂柳會戰。

桂柳會戰自1944年9月至11月,歷時3個月。日軍由岡村寧次指揮,從湖南、廣東、越南三個方向向廣西進攻,來勢兇猛。桂柳會戰是抗日戰爭期間繼桂南會戰之后中日兩國軍隊在廣西境內進行的第二次大的戰役。這次會戰,日軍投入兵員之多,作戰區域之廣泛,戰爭對廣西造成的破壞,都遠遠超過了1939年底至1940年初的桂南會戰。

參加桂柳反攻戰

桂柳會戰之后,張發奎率部退至桂西百色地區整訓,何晉元隨張發奎司令部退守百色。1945年3月,第四戰區改為第二方面軍,張發奎任司令長官。何晉元初任司令部中??崎L,后改任中校參謀。

1945年初,隨著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的一系列潰敗,華南局勢日趨好轉。張發奎抓住這一有利間隙加緊整頓,并積極捕捉機會,以期收復失地,一雪敗退之恥。同年5月,張發奎發現駐桂日軍撤退,即下令部隊尾隨追擊。64軍在重創日軍58師團后衛的94大隊后,于5月27日收復南寧。第46軍相繼收復賓陽、遷江、桂平、武宣,配合第三方面軍于6月30日收復柳州,第64軍156師則向思樂、明江推進,于7月3日收復龍州。同月中旬,陸軍總司令部決定以南寧、柳州為基地發動秋季攻勢,進軍廣州,并將3個軍撥歸第二方面軍。張發奎8月15日下達向雷州半島進軍的命令,當晚日本無條件投降。9月15日,張發奎由南寧飛往廣州主持接收,次日在廣州中山紀念堂舉行日軍投降簽字儀式。此后,何晉元先后任廣州聯勤總部上校人事科長和參謀主任。

秘密支援共產黨經費

何晉元與中共領導的東江縱隊副司令王作堯是黃埔軍校第十一期同班同學、同居一室的好友??箲鹌陂g,王作堯曾多次派中共地下黨員何晉元的侄子何卓粦和妻弟陳忠與何晉元聯絡,為東江縱隊輸送藥品和物資。廣東解放后王作堯曾寫信給何晉元,希望他到中共主辦的南方大學培訓學習,結業后安排工作。因當時何晉元父親病故,回老家奔喪守孝,錯過到南方大學培訓學習的機會。據堂叔父何寶松說,在上世紀80年代,時任廣東人大副主任的王作堯曾多次向他詢問何晉元及其后代情況,并對何晉元過早離世表示遺憾。

據何晉元的妻弟陳忠(中共地下黨員)1987年寫的回憶材料說,1943年他在廣西桂林,當時接到中共上級指示,“說重慶的《新華日報》社經濟有困難”,讓他負責“籌集二百萬元法幣,通過桂林中國銀行李公桃先生(鄰縣五華人)匯給《新華日報》社,其中六、七十萬元是我姐夫何晉元給的?!?/p>

此外,何晉元還曾資助廣東中共地下黨辦的《經濟導報》。另據何晉元的堂侄何卓粦(中共地下黨員)1987年寫的回憶材料,何晉元與廣東、廣西的中共地下黨保持密切聯系,曾多次掩護地下黨活動,通過各種方式保護地下黨員。我家中原藏有不少新中國成立前出版的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中文翻譯著作,都是廣東地下黨送給他閱讀的。

抗戰遺物:美制睡袋

何晉元在抗戰期間,行軍作戰時使用美國支援的鴨絨睡袋(俗稱豬籠被),后來他帶回家中一直使用。睡袋布面上印著英文大字“U.S.”(美國),下面印有三行小字,意為:“美國坐墊和紡織品公司生產,郵編是12775,1944年6月20日生產?!边@個睡袋質量很好,1975年我帶著它到新疆北部農場,蓋著這個睡袋,在零下40多度的環境中也不覺得太冷。1978年我考上中央民族學院,又背著鴨絨睡袋來到北京繼續使用,至今我家中還保存著睡袋的殘片,這也是先父當年參加抗戰遺留下來的一件珍貴紀念品。

鴨絨睡袋上的英文

鴨絨睡袋上的英文

在波瀾壯闊的抗日戰場上,包括父親在內的近30萬國共黃埔師生,在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攜手并肩、前仆后繼,以血肉之軀筑起了捍衛祖國的鋼鐵長城,以誓死保家衛國的英雄氣概譜寫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壯麗史詩。

 

本文作者何星亮: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一級教授,國務院參事,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委員。

說明:此文原載2015年8月7日民革中央機關報《團結報》,原文名《追憶父親何晉元抗戰事跡》,采用時文字上略作修改。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網站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關村南大街27號6號樓 郵編:100081
久久水蜜桃亚洲AV无码精品,激情 小说 亚洲 图片 伦,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无码软件,国产无遮挡裸体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